流鹤

不要在我身上孤注一掷,我可不是什么长情的人啊。

【刺客/执离】朱痕泪 01

文/流鹤

锲:

绝壁生孤仞,山风吹晨雾。青衣男子立于山岳顶峰,面容儒雅清秀傲骨铮铮自有一股浩然正气。

“乱世将启,路野埋荒坟。吾王啊,纵使踏遍累累白骨我亦助你拜帝封皇,成就这霸业江山,创造太平盛景。”

兵临城下国破家毁,数九隆冬冻死多少无家饥民。战火狼烟吞没大雪,遮掩不了千里断壁残垣。

黑发少年红衣凛冽,裹挟漫天雪花,飘飏一朵曼珠沙华,冰冷中获得绮艳,鲜血中诉说灰败。

“已是国破家毁血亲赴黄泉,我自孤身何必存留世间。”

凯旋而归,大军蜿蜒如黑龙。那紫衣国主意气风发俯瞰万民,却不料眼前霎那飞血将军自刎殿前。一时气急攻心昏迷于登基大典,再次醒来长夜漫漫,身旁已无那人身影,两行清泪自此长流。

“你敢自刎于孤王面前,为何不敢入吾梦来!”

铁马踏碎冰河,一声急促的马嘶之后几乎是人仰马翻。白衣飘飞间是刀光剑影引领杀伐,刺客们来势汹汹身手更是变幻莫测,招招狠辣力图致人于死地。

危急关头一箭破空而来,白影穿梭于黑衣之间是两道惊鸿。两人配合无间逐渐占得上风,一招一式滴水不漏打得黑衣刺客节节败退,不得已败走山林,见此情景二人终是相视一笑。

“只要有你在,本王总能化险为夷。”

朝堂之上年轻的国主公然酣睡,身旁的小太监一副想提醒又不敢上前的表情。底下的大臣窃窃私语神色间颇为不耐,犹豫再三一位老臣终究是上前迈出一步。

“王上,该上早朝了。”这位老臣身材微胖,面生喜相眼里皆是关怀与担忧。

那年轻的国主眯着一双乏困的眼左手托腮右手随意翻了翻桌上的奏折,毫无兴趣地移开眼:“这种小事就不需要告诉本王了,你们自己处理嘛。本王养你们又不是吃白饭的。”

“王上!”眼见那人起身离去,白发老臣纵使恨铁不成钢也只能摇头叹息。

“好了好了,不就是那天璇国夺了瑶光吗?这天下他们爱争争去,本王啊不想争也不稀罕。”

————————————

正文:

天权国有楼名曰:向煦。楼主生有一颗九窍玲珑之心,一袭红衣凛冽如血。冰肌玉骨乌发泼墨,一双狭长的眼孤寂傲然,气质清冷高贵。

“本王要见阿离,你们谁敢拦着!”听这霸道又带着小孩子脾气的语气,想必是执明又来了。慕容离搁下手中的笔起身相迎,不料那执明国主却是扑了上来。为了防止摔倒慕容离不得不两手箍住执明的腰身,后退了几步方才站稳。

“阿离,本王就知道阿离一定不会拒绝本王的。”执明一派天真稚子的模样,喜怒哀乐皆表现在脸上。

“王上好歹是一国之主下次不可乱来了。”放开执明,慕容离随手替他理了理衣裳眼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清冷笑意。

“好了好了,本王知道了。阿离怎能和太傅一般唠叨。”执明自然而然地拉过慕容离的手,两人走至桌边坐下:“本王得了一件宝物甚是衬托阿离的气质,于是拿来给阿离看看。”

说着执明就从袖中掏出了一支血玉簪子来,在慕容离眼前晃了晃:“如何?是不是和阿离很配?”

“王上说笑了,草民可配不上这样的宝物。”眼见执明就要将簪子往自己头上插,慕容离抬手拦了拦言语间有些自嘲。

“胡说!本王还怕这簪子配不上阿离的谪仙之姿,阿离怎样都是好的。”执明硬是给慕容离插上了簪子,左右歪头看看:“果然与阿离很是般配,本王都有些嫉妒了。”

“王上,嫉妒一支簪子为何?”慕容离被执明天真的言语逗笑了,冷峻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虽然很快就消逝了,执明却是被这一笑摄了心魂有些痴迷呆楞了。

“王上?”慕容离挥了挥手,执明收回心思轻咳一声:“咳,阿离笑起来真好看。”心中又有些郁闷,一只簪子而已居然能取得阿离一笑。浑然不记得是谁要送这簪子搏美人一笑,倒真是天真烂漫的心性。

“阿离可有好好看过这天权的景色?”执明想起莫澜前几日介绍的地方,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景色。就寻思着带慕容离去看看,想要和慕容离多待会做些有趣的事情。

“这……”慕容离心有犹豫但是看到执明那双真挚的眼睛便狠不下心来拒绝他,只好答应了。

翠竹环绕,水清音泠,团团繁花如雪灿烂绽放周身环绕缕缕岚雾。倒颇有几分仙境之感,令人神往。

慕容离站在其中好似那误落凡尘的九天遗仙,清冷华贵无比一般人无法亲近。执明突然害怕自己也是那一般人中的一个,从此只可远远观望却不可走进慕容离一步。

“王上,你怎么了?”慕容离见执明似有不舒服的神色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些许关切,执明听得真真的不免心中喜悦,知道慕容离心中多少还是有他的一席之地。奈何被之前一闪而逝的念头弄得心中有几分不安,抱住慕容离闷闷道:“外面风大,本王怕阿离吹坏了身子。今天就回去吧。”

“如此,也好。”想来执明出宫多时,那太傅怕是心中焦急已经派人来接执明回宫了。

告别执明回到府中,方夜已在屋中等候。

“我让你所查之事可有眉目了?”慕容离随意坐下手肘撑在扶椅上,虽是仰视却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是。”方夜一拱手,将几封信纸放在桌上。慕容离拿来看了,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这人倒是个聪明的,可惜用错了地方。”

“主子,接下来如何?”方夜任是恭顺的态度,慕容离对自己这位属下也是信得过的,毕竟同是亡国之奴。

“我既安身于天权,执明又待我极好。自然不希望天权出什么岔子。”慕容离起身徘徊了几步似在思索,站定后招方夜附耳过来轻声嘀咕了几句。

“这……属下明白了。”方夜走后慕容离取下执明送的血玉簪子在掌中轻轻抚摸:“希望你我二人可以在这乱世中求得一世安稳。”